• 菲皇:日本海自南美访问
  • 菲皇:女儿患白血病

    文章来源:村村乐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3日 00:55  阅读:3588  【字号:  】

    不易的家庭聚餐,却只怒无喜。美味的菜肴,总是挑起在各位的味蕾,口水直流,可还未动筷子,菜就已经被一位妈妈夹到了她几岁大的孩子碗中,眼看都放不下了,却也不愿停下,原本对食物的欲望顿时淡了许多。

    菲皇

    可是,我们的时间有限,没有来得及去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,也没有去动物园和海洋馆。妈妈说,我们以后还会再来的。

    我不知道要送什么礼物,买的定是不行,不实用不说,还没心.苦思冥想后,我决定亲手做小首饰。一些零钱便能买来的铁丝,一把家家户户都有的钳子,几瓶妈妈昂贵的指甲油就好了。又粗又硬的铁丝在我指间跳跃,钳子和铁丝跳着华尔兹,铁丝的皮鞋踏破了我的皮肤,于是,华尔兹变成了拉丁舞,血红色的舞裙时起时落,钳子先生挺着直直的腰板,是不是要让铁丝来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,定出个美丽的花绪,他们似乎累了,铁丝也定出个行来,我这才意识到,这礼物太寒酸了吧。我一下子没了兴趣,像只趴趴熊,无精打采的发呆。但最终,我又想通了,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。只要我和老魏,情比金坚,这礼物又算什么?于是,几瓶指甲油不停地变幻,像神奇的魔法,一个漂亮的小首饰。但我又担心老魏不喜欢这个形状,我又费了好大的劲,做了七八个让她来挑。

    你总是说命运无常,世道变化。用着不同的借口为你的无能找个理由,但是你下意识的总是忽略那内心的不甘。因为你不愿意。不愿意努力,不愿意上进,不愿意脱离你原来的世界去接触更大更广阔的世界。因为你恐惧,你怕你不可以因此就无法再为你的无能做解释。你总是忽略内心的不甘告诉自己,这就是你,这就是你的全部。

    我的心愿是当一名书法家,让我手中的笔诠释我心之所思,梦之所在。为了实现这个我从小就盼望已久的愿望,我从小学二年级便开始跟随杨老师学写毛笔字。当时,我只能利用课余时间和假期学习书法,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学习文化知识上。记得当时有些同学笑我傻,说什么毛笔字已经过时了,学书法只能浪费时间。我没有被他们的冷言冷语所击垮,相反,我对书法的爱好反而更加强烈。难忘的是,我高中时曾因书法好而受到学校领导的多次表扬;值得欣慰的是,我大一时获全队硬笔书法一等奖。我从未放弃过对书法的练习,直到现在,我每天还坚持练习一个小时的书法,以实际行动去实现自己的愿望。

    所以,我们应该向那位同学那样,养成种种好习惯。习惯是一种伟大而温暖的力量,它能推进每一个人的行为习惯,他能锻炼出另外一种正能量!同学们,你们想象,世界多么美好,就是因为有了种种好习惯。

    突然,一个和蔼可亲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我抬头一看是一个三轮车夫,深色的衣服上还打着补丁,一张脸晒的黝黑黝黑的。见到这个陌生人,我有点害怕,不敢说话。叔叔不是坏人,有什么困难,我可以帮助你啊!见我不作声,他便从车上下来,站在我的身边。我看着他,他的脸上满是慈祥的笑容,就像在我的妈妈脸上常见的那样,使我感到异常亲切。我…我没带伞。这位叔叔说:不要紧,来坐我的车回家吧!可是我没钱。没关系,叔叔不要钱。听了他的话,我心中却思潮起伏:妈妈常对我说,现在坏人很多,小孩子走丢了,都要被坏人拐去卖了的。可是,不相信他,我又有什么办法呢?这样想着,我还是上了他的车,我想:看情形不对,我就大喊救命吧。车子拐了几个弯,进了一条我熟悉的街着,然后我就说:就是这了。叔叔停下了车,我回家向妈妈要了点钱,急忙跑出门外,准备给叔叔钱,可是那位叔叔已经不知去向了。




    (责任编辑:熊艺泽)